别人套现15亿抛弃不了同龄人 不能仅用钱来衡量成功或失败

  • A+
所属分类:久盛国际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社会盛产巨大的增长、快速的变化、空前的机遇,也盛产大量的精神焦虑。有人说,中国的年轻人,平均每个月焦虑三次,每次养活一堆“10w+”微信热文。

就在当下,一篇《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背后,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又在朋友圈疯狂刷屏,又被“怼”其在制造焦虑。在创业的时代大浪潮中,我们该如何与自己的时代相处,如何理性应对焦虑心态,应该拥有怎样的财富观?这些都是摆在当下尤其是年轻人群体的严肃问题。

凤凰平台图片:财经作家吴晓波:别人套现15亿抛弃不了同龄人 不能仅用钱来衡量成功或失败

常年从事中国企业史和公司案例研究,首创为为过去40年中国企业写史作传的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又有怎样的观点,或许对您有很大启发。4月7日下午,清明小长假最后一天,吴晓波现身成都文轩BOOKS书店,在其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鱼大》分享会上除了畅谈了他的财经写作生涯故事,也对当下国内经济社会生活的一些热点话题,分享了他自己的看法和观点。在活动结束后,吴晓波也接受了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的独家专访。

“完成一个创业项目,有点像谈恋爱”

“80后女生共享单车3年变现15亿,我感到自己深深被‘碾压’了。我的同龄人在抛弃我。我该怎么办呢?”在活动现场有一个女生很焦虑,问吴晓波。吴晓波最近刚刚与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进行过一次深入交流。吴晓波的意见“安抚”显得很重要。他说,“我们还是要祝福像胡玮炜这样的年轻人。其实从整体来说,这个故事还没有讲完。那些年轻人内心其实是很忐忑的。而且我们不能仅仅用钱来衡量一个创业者的成功或失败。”

凤凰平台图片:财经作家吴晓波:别人套现15亿抛弃不了同龄人 不能仅用钱来衡量成功或失败

在吴晓波看来,共享单车的案例,给他带来的最大的启发是,现在的创业周期大大压缩了,“别人三四年创业才开始上道,而现在三四年,就完成了一次完整的历程。这非常值得研究。”对于网上那个被怼“制造焦虑”的微信文章,吴晓波说,“确实很刺激人,令人讨厌。但也不用放在心上,看看就过去了。那也只是个人的观点。别人套现15亿,就等于把同龄人都抛弃了。这怎么可能?这种理念我肯定不认同。其实完成一个创业项目,有点像谈恋爱,是很美妙的一段人生历程。美团全资并购摩拜发生以后,我跟胡玮炜发了个信息,我说,她这段创业历程,无非是谈了一场众目睽睽下的恋爱而已。”

吴晓波还坦言,做商业不是说一定非要做到发射火箭的马斯克或者做成马云那样才算成功,才算幸福。“商业之美在于,你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既能愉悦自己,还能为社会做贡献。做一个平台型公司的机会是小了很多,但是你可以去做好一根耳机线,一把椅子,一包茶叶。回到产品,回到服务本身。”

写财经有人文情怀

感谢诗歌曾经向《星星》诗刊投稿

《大败局I》和《大败局II》、《激荡三十年》、《跌荡一百年》、《浩荡两千年》、《历代经济变革得失》,吴晓波从事财经写作28年,出版有多部深具影响力的财经畅销书。吴晓波的财经写作,读者范围广,跟他的写作方式大有关系。虽然他所研究的中国企业史、经济史,是一个相对专业的领域。而吴晓波则能在专业性与大众通识把握一个平衡,既保持专业的知识水准,又能让一般的非专业领域的读者看得懂,愿意读,确实很显功夫。吴晓波善于讲故事,从小角度小细节入手,讲述大时代里能改变小人物平凡命运的故事。而且他的财经作品,融入了不少哲学、文学、历史的知识,文笔相当不俗,显示出足够的人文情怀。

当封面新闻记者提到这个写作特点,吴晓波笑着说,“其实我写作,首先是为我自己,我要写得让我自己快乐起来。如果写一个题材,我自己写的时候就昏昏沉沉,那么读者肯定也不会想读。”吴晓波还透露,他在读大学期间,有两年时间,疯狂迷上写诗,“但是很悲催,我花了很多钱在全国各地到处投稿,其中还投了很多给四川的《星星》诗刊。但一首也没发表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之后进入了一个对文学性要求不那么高的财经写作领域。如果说我的财经写作还显得有文笔的画,那我要感谢诗歌。”

吴晓波还分享了他的一个心得,“一个人想要做到一些突破,从一个领域进行正面强攻感到困难,可以考虑换个角度。比如说我,如果单单从经济学领域,或者单单从文学领域,做出较大突破,显得困难,那我可以充分综合利用我在多个方面的能力,将新闻、历史、文学、经济等综合起来,就有可能突破出一块天地来。或许我可能做写财经里的文笔最好的,而在作家中我可以做最懂经济的那一个。”

凤凰平台图片:财经作家吴晓波:别人套现15亿抛弃不了同龄人 不能仅用钱来衡量成功或失败

写作对象太有钱要寻求平衡

“得让自己离金钱比较近一些”

从1996年开始写第一本书,吴晓波之后基本保持一年出一本书的节奏。同时他也创办过出版公司,进行一些投资。近些年来,新媒体平台崛起,吴晓波也挺立潮头。他在多家新媒体内容平台开设自媒体“吴晓波频道”,微信公众号订阅用户超过300万,是国内数一数二的个人财经类自媒体之一。2016年他还在自媒体平台上推出付费音频会员服务“每天听见吴晓波”,现已有超过45万付费用户。

吴晓波对自己的主要角色定位很清晰:财经作家。“曾经跟我一起开始新闻写作、财经写作的同事们,有的从政,有的从事别的行业,都发展得很好。而我至今就是一个财经作家。我很喜欢自由的生活方式,喜欢自由支配自己的时间。”写财经题材,让吴晓波陷入过这样一个“尴尬”,“一开始写作,也赚不到什么钱。我所写作的对象,都是很有钱的人,那我怎么平衡我自己的心态呢?跟采访对象经济条件差别太大,还能做到无动于衷,我的心理素质实在没有那么好。但我又不想专门给商人写作,那样就出卖了自己的写作自由。那我就必须通过自己的方式赚钱,让自己离金钱比较近一些,变成相对有钱的人。”

幸运的是,1998年,吴晓波准确判断了当时未来的经济发展状况,他也找到了自己的财经写作路子,进入了深受欢迎的畅销作家时代。“我写的财经类作品,一开始人们归类很犯难:既不是一般意义的报告文学,又不是学院派的经济学著作,但两类都有一点。他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我这种写作。后来我被叫着‘财经作家’。大概我是第一个被叫‘财经作家’的人。我第一本卖超100万本销量的书是《大败局》,第二本卖出超百万销量的书是《激荡三十年》 。现在的新书《激荡十年,水大雨大》这本书如果能过100万销量,我就成为三本书的单本销量都超过100万的财经作家。”

2017年,在杭州举办的一场“互联网+”峰会上,吴晓波问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周其仁一个问题。周其仁的回答只用了四个字——“水大鱼大”。吴晓波把这个词放在脑子里,最后用这个词作为了新书的书名。比起《激荡三十年》,《激荡十年.水大鱼大》的写作,吴晓波坦言,写《激荡三十年》的时候,“写作主题中的矛盾、目标都很清楚,甚至带有一种诗意。但写《激荡十年》,内心没有那么多的快意江湖。甚至写得哆哆嗦嗦、战战兢兢。很多事情,对标物并不清晰,不太知道边界在什么地方。”提到过去十年社会变化之快,吴晓波幽默地说,“像我这样的财经作家,也成了‘网红’,连我自己都感到对自己陌生。”

如今的吴晓波,早已经成为离金钱很近的人。但他依然痴迷写作。他自言,为了写好《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他需要查阅很多电子材料、翻拍一些国外的资料,“看得眼睛视力都被弄坏了。本来都做过手术的眼睛视力,又下降了很多。”他比喻写书跟母亲生孩子有一点很像。写作的过程,是孕育孩子的痛苦过程,“我每天八点半起床,九点一刻在书桌前开始写作。一写就是一天不出门。两只脚都会肿。他女儿从国外回来看到爸爸如此辛苦,问他:“爸爸,你还缺什么吗?这么辛苦写作把脚都写肿了,是为什么呢?”吴晓波的回答是,“确实不缺什么,就是喜欢写作。”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